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澳门皇家赌场 > 书法展览 > 姬子的绘画艺术,姬子再访水墨历史的表现力

姬子的绘画艺术,姬子再访水墨历史的表现力

2019-08-03 05:57

图片 1太朴际遇/姬子/184x145 cm/2009

图片 2

2017艺术厦门博览会

  

[惊悉姬子先生于2015年7月8日辞世。重发此文以表沉痛悼念]

在20世纪,中国水墨绘画遭遇了很多的挑战和疑问,甚至革命性话题,至今仍然没有消失的迹象。如何回应?要看水墨新的表现力能做到怎样的程度,能否使水墨从被冷漠的状态中走出来。

延续延续:姬子的绘画艺术

图片 3

经过20世纪整整一个世纪的变革,水墨山水是不是走到了尽头?用一句通行的话说,是不是终结了?也许是,也许不是,终结本身就意味着开始,一个全新局面的到来。在20世纪,中国传统国画出现了一批大师,他们在新的时代中,在中西绘画的交融中,坚守传统。他们的画也有变,但总体上讲,是常中有变。继承是第一位的,在努力继承的同时,逐渐吸纳了新内容,新笔法,新结构。再往下,水墨将要怎么走?在这个百花齐放的时代,可能有各种各样的走法,但一个大的变局,是不可避免的。在这里,姬子所提供的,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探索思路。

画家姬子从20世纪50年代末开始学习和创作中国山水画,经历了50年代的“国画现实主义”运动和80年代现代主义对水墨的改造,也关注了90年代实验水墨的风风火火。姬子不希望重复或走别人的路,而是要奋力画出自己的语言面貌来。她几十年沉浸在独立的探索中,以“画不惊人死不休”的态度激励着自己,与水墨的本体生命守候在一起。对笔墨存亡的争论、对笔墨逻辑是否回归古典的倾向、对水墨在当下凸显自身文化价值的热议,姬子都细心审视和思考,因为这些问题都是水墨画家安身立命的基础,如果没有清醒的认识和立场,作为画家将无以开展自己的艺术追求。鉴于此,她将自己的创作称作“墨道山水”,就是意在强化山水艺术的内涵和精神,继续以东方特有的眼光和思维来突出艺术个性,以今天的视觉经验来深化水墨的潜力。同时还不能落入原有的理论窠臼中,把笔墨当做评判的唯一标准,而是思考如何让水墨体现一种精神。这种精神永远是凝固在坚实的山体中,让读者面对氤氲的大自然,生发出一种文化精神的共鸣。姬子希望这些自然之境被赋予一种超验的内在属性,使读者体验到来自于大自然的精神力量,而不是简单地画风景图。

展览时间:2017年5月18日-5月21日

《太行秋韵》纸本水墨240×120厘米2010年

五年前,我曾经在北京看过姬子的画展,当时,主持人邀请我说几句话,我具体说了什么,已经不太记得了,大致的意思是,从姬子的画,初看上去,使我感到震惊:水墨画也可以这么画?转念一想,这有什么不可的,路本来就是人走出来的,只是作出这种对水墨的处理,是需要大气魄,有一种既从传统汲取丰富的营养,又与传统程式彻底决裂的精神。

姬子力图从作品图式上打破传统的程式化构图,一方面继承传统的散点透视,一方面也组合多重的视觉透视关系,让布局展开、景物拓宽,以改变传统的虚实关系,一反传统的虚无淡化,从而把西画的虚实关系融进去,以加强作品的张力和一种版画效果的黑白关系、光效应。除此之外,姬子还大胆使用黑墨,用构图的对比关系来加强画面的整体纵深感。在形式语言方面,姬子追求自然的“大笔无痕即有痕”的境界,多采用积墨法,层层积染,浑厚天成。这些笔法既脱胎于水墨的经典语言,也是其经年累月进行实践的结果。画无常法与定法,唯有不断思考、勇于探索,才可以获得水墨绘画的积累和成绩。

VIP预展时间:2017年5月18日

图片 4

姬子画再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国山水画了。传统的山水画,受一种隐逸的精神影响,要寄情山水,使山水成为心灵归皈依的桃花源,因而追求静与淡。山水要可游可居,要让人在其中怡然自乐。徐复观认为,传统中国绘画精神,是一种道家精神。这个观点也许不太准确,其实,儒家的经典《论语》中,也有着对隐士的赞美,对一种恬淡静雅生活的向往。孔子倡导的是功成身退,救世是由于这个世界需要去救,他不能放弃自己的责任感。我们在姬子的画中,看到的是运动,是充实,是向着现实,向着未来的不可止息的追求,是对宇宙奥秘的探索。这种精神在古代的传统社会中看不到,而只能在像《浮士德》这样赞美现代性冲动的作品中见到。从这个意义上讲,姬子的画,是一种现代水墨画,渗透着现代人的情感和内心的躁动。

从东方人的角度去看待山水,常常本能地联想到“天人合一”。而是否具有这样的品格,或者当代水墨是否能够传达这样的境界,则大有疑惑。姬子不希望用已经虚化、用滥的语言来描述自己的作品,而是要用今天的知识理解去看待通过水墨表达出来的绘画境地。理解决定了人们的视觉经验,而水墨在当代仍然需要理解和阐释,而且需要用今天的眼光深入到绘画的本体中。

开幕时间:2017年5月19日

《暮韵图》水墨纸本34×68厘米2012年

与这种情感相适应,姬子的画中采用了积墨法,这种积墨法,区别于表达画家精神状态的泼墨法,更区别与通过线表现块状效果的皱法,而是用精致而有着巨大气魄的黑白对比,制造强有力的视觉冲击力。宗白华先生曾总结说,中国画是以线造型,而西洋画是以团块造型。这种中西两分,到了姬子这里就终结了,积墨以成团块,让画面本身产生效果,而不是让观众追随游走的线,这反映的是姬子合古今和中西于一身的艺术追求。

姬子再访水墨历史的表现力,就是要从水墨媒介与文化质素中深究其内在的可能性,让水墨的历史脉络不断延展新的视觉经验与心理感应,焕发水墨表现力的新机。这不仅是水墨绘画的重大课题,也是艺术在当代转型的重大机遇。

展览地点:厦门国际会展中心

图片 5

水墨能否走向现代,关键在于它能否与现代精神兼容。墨分五彩,是一个不变的原则,但生活在变,在这个变动的世界之中,时代车轮迅速运转。王国维在论述中国古代诗画之美时,认为有优美与壮美之分。但是,古代的壮美,是不是作为美学范畴的崇高呢?美学家们进行过探讨,也有着不同的意见。我感到,崇高尽管在古人有其源头,但本质上是一种现代现象。从姬子的画中,我们看到的是一种崇高精神,他所做的事,是探讨水墨这种传统的媒介在现代的可能性,并将它呈现出来。

主办单位:ART AMOY 博览会有限公司

《雨过南坡》水墨纸本68×136厘米2012年

2015年2月28日

学术指导单位: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国家画院

  石涛提出:笔墨当随时代。时至今日,中西融合已成为中国绘画艺术发展的主流。因此,从事山水画艺术创作,必须做到继承传统、融合中西、深入生活、创造经典。在传统绘画中,文人墨客多以山水寄情,放肆于自然万物之间,或欢笑、或悲悯、或奔放、或收敛,“披图幽对,坐究四荒”,坦荡淋漓之气油然而生,这或许也是画家之情怀吧!

指导单位:福建省文化厅、福建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福建省美术家协会、中共厦门市委宣传部、中共漳州市委宣传部、中共泉州市委宣传部、中共三明市委宣传部、中共龙岩市委宣传部、厦门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厦门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厦门市工商联

  而面对西方绘画带来的冲击与影响,作为新一代的艺术家,张新中在继承传统与开拓创新的创作路上,作出自己独特的判断。这就要求艺术家具有历史责任感的同时更要立足于当下。难能可贵的是,从张新中的画中,笔者看到,张新中在美术院校受到了专业的技法训练,又得名师指教,不仅扎下了坚实的画功,而且有着严谨认真的创作态度,在山水画创作上找到了自己的支点。他从传统入手,开始了中国山水画的创作与研究。他不断研习范宽作品之势,黄宾虹、石涛之笔法、墨法,并从当代山水画家的作品中大量汲取营养。他以太行山为研究基地,多次深入太行山写生,其山水画强调笔墨的丰富性,同时也将西方绘画中点、线、面的构成元素悄悄融入山水画之中,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和面貌。

展位号:C3-106、C3-107、C3-108、C3-109

  他的水墨山水作品,打破了常规模式,以纵横多变的线条,淋漓的大墨构筑画面结构,线与墨通过皴擦巧妙连接和融合。在画面构成上,整中求平,平中求变,变后归源。源的核心是诗,而由诗又外延出新境。他的山水作品较为接近传统,但不拘常格,尽能活脱舒漫,细品之后亦可领略奇拙之趣。

艺术家介绍

  张新中的绘画追求淡而飘渺的意境,却没有挣扎、重复在小桥流水人家式的水墨意象里不能自拔,而是让水墨渗化、虚化、幻化,使之成为朦胧的渲染,细处更精细,笔墨匠心独具,将江南文人画的婉约与北派山水的笔力雄健、气势恢宏相结合,又不失点线骨架的支撑。他以浑厚凝重的量感,苍茫郁结的明暗感,大胆明确的构成,淋漓丰富的笔墨,努力去揭示自然山水的内在韵律和本质面貌。通过对巍峨云山、混沌气象、广厚塬峦、密林田畴的表现,既重视传统,但又非食古不化,同时很注重作品的当代性、地域性、人文性,以及作品气质的体现。他的一幅幅山水画卷,除了具备文人雅兴玩味的要素之外,尤其融入真山真水豪宕旷野之灵气,笔墨率真随意、无拘无束;置陈布势时出新意、别开生面,既高雅脱俗又活泼潇洒,以中国画的写意精神和笔墨情调,淋漓尽致地体现出山水的情怀和气象。

姬子在创作,2015年1月19日

  张新中认为,中国山水画同西方绘画有着本质区别,即中国山水画应坚持以儒、道、佛等传统哲学思想为核心,表现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塑造物我相融、天人合一的艺术境界。无论从五代荆浩、宋代范宽的北方画派,还是现代山水大师黄宾虹的积墨山水,都可以看出,虽然技法不同,但中国山水画的精神指向都如出一辙。因此,他的画中有意识地加强了对造化的师法,却又不局限于此。他将目光从昔日文人画所框定的思维定式中拉了出来,对传统的用笔用墨程式进行了突破和改造,建立了自己的语言体系和图式法则。寄情于景、借景生情,并将赋予其中的精神融入笔墨之中,这时的天地自然对于画者来说,已经不只是单纯的自然,而成为了自在的生活哲学。这是抹不去的文人情结与东方文化精髓的表现,从而实现了山水与画家精神上的共通。

姬子(1941.03-2015.07)是当代中国的一名特殊艺术家:他的一生充满生活跌宕,50年代末开始研习绘画,直至生命最后一刻,五十多年矢志不渝,精钻绘画,探索新法。他做过各种苦累短工(50年代末至60年代中),又创建工艺美术厂(文革期间至80年代中),也曾南下深圳、西赴新疆,但绘画是他生命的支撑。80年代末放下一切,专务绘画研究,读书伏案,以“画不惊人死不休”来激励创新,以自然为师、以历史为镜、以当代为题,融汇中国经典绘画的要义和妙法,不惮于“笔墨的穷途末世论”,苦心孤诣,直指笔法与墨法,以期通向“墨道山水”的深邃。姬子是隐于民间的纯粹艺术家,如五代的荆浩,专心问道,承续着中国的绘画哲思传统,在晚年更是笔耕不缀,笔意精进、墨道飞扬,追求气势磅礴、浩瀚凛冽之气,创作大尺幅绘画几百余件。惜壮志未酬,英年遽然逝去,留下未尽的艺术探索宏愿。

  从张新中的创作轨迹和山水作品中可以看出,他遵循时代艺术的规律,在中西文化融合的背景下,一步一个脚印地探索和实践着,恰如李可染的明训“澄怀观道”,只要主观心理充实,加上勤奋努力,必将取得更大的进步。

姬子,灵境系列-三重天,83x121cm,2013

姬子语录

姬子,灵境系列-无界人间一,83x121cm,2013

“我的画,立名‘墨道山水’。道者,乾坤大道精神也。天地人化一、道物我通悟,是我的追求。”

“画要出大境界,表现那种宏浩雄阔的阳刚之美,画家应参透“穷理彻源,识心达本,湛然常寂,随感而通。”

“论画以省悟,行笔当归无。”

“从古至今,都是持‘以形写神’之观点。我反其道而行之,‘以神写形’是也。以‘形写神’是再现,‘以神写形’是表现。前者重客观;后者重主观。老子曰:‘反者道之动’。”

“墨道山水画实质是把中国的哲学精神转化为中国的艺术精神的全过程的体验。”

“墨道山水画中的宇宙自然形象,蕴含迹化着自我净化的情怀,也即是人格修养的有机内容,不仅是向自然投射的情怀,也是我内在生命与宇宙精神的化合情怀,体现着我对自然的宇宙观。”

姬子,灵境系列-无界人间二,83x121cm,2013

评论节选

姬子,混元系列之一,96x90cm,纸本水墨,2010

本文由澳门皇家赌场发布于书法展览,转载请注明出处:姬子的绘画艺术,姬子再访水墨历史的表现力

关键词: 澳门皇家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