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澳门皇家赌场 > 艺术资讯 > 何多苓也会陆续寄画给林明哲,在绘画中老师与

何多苓也会陆续寄画给林明哲,在绘画中老师与

2019-07-30 19:26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道为人生、业为学识、惑表引导。

2015年8月8日,“从一端走向另一端——银泰美学 第三季”在成都银泰中心悦美会所拉开帷幕。

图片 1  

  随着“山川蒙养20年”川美艺术作品收藏展和“黑土大地——山艺术文教基金会藏俄罗斯艺术油画展”近年在京沪两地的相继举办,台商林明哲的传奇收藏经历,以及他的收藏中为他带来最多盛名的川美艺术家作品和俄罗斯油画两大板块已经清晰地展现在人们眼前,且多次被人们提及。

图片 2何多苓

图片 3众参展艺术家和嘉宾合影

何多苓在工作室

  1987年为筹备一个画展,林明哲来到北京买下了周思聪、谢稚柳、李苦禅等名家的近300件水墨画,他的收藏观念也随之改变,他觉得收藏现代名家作品,收的精品数量不可能比大陆各博物馆多,除非选择当时大陆美术馆因缺少经费无力购藏或尚未列入美术馆收藏清单的艺术家。

如今,虽然老师一词已经掺杂了许多其它的意味,变得不再绝对的纯粹,但每年仍有8万多人走进、坚守在这个舞台,艺术家何多苓便如是。在任职川音教授数年中,何多苓和学生间养成了一种特有的默契,弟子们称其为“何师”,看似一字的减少却消解了师生间的等级感:一起游玩、一起探讨艺术……何多苓喜欢和学生呆在一起,工作室、酒吧,一起谈笑风生,一起轻松而与愉快,也常带着学生们在各地做展览,何多苓常说“要给年轻的艺术家提供更多的平台……”

“从一端走向另一端,银泰美学第三季”是继“花样五、六、七——银泰美学 第一季”、“巍峨的城堡——银泰美学 第二季”之后,成都银泰中心又一季艺术展。与前两届不同,本次艺术展是首次与蓝顶美术馆合作,并邀请到知名艺术家何多苓和其众学生(十余位青年艺术家)参加,推出一场师生共展的大戏。

  12月23日,展览“绘画的根茎:何多苓教学研究计划1——手感与句法”将在成都K空间举办。何多苓师生展已经在几年间多次举办,但据策展人鲁明军介绍,本次教学研究计划系列“不再是简单地展示他们的最近的创作状况,而是根据他们的实践预设了三个问题:1,手感与句法;2,技术与审美;3,逸出与实验。分别于2012、2013、2014三年依次实施。”展览主题为“绘画的根茎”是想要在学术上探索绘画本源的问题,如为什么画画,画画的技巧与思想的联系等。同时也是对师生关系、传统传承的一种比喻。99艺术网编辑在展览前对何多苓进行了专访,围绕艺术教育发问,试图了解画家何多苓为人师的一面。

  第一次与川美艺术家见面,画家艾轩是引路人。“艾轩介绍说一定要到川美去。四川当时的‘伤痕艺术’、‘乡土艺术’已经非常出名,但是地处偏僻,到四川买画的人非常少。”

曾朴师从时间:2004年

图片 4展览现场何多苓作品

  鼓励学生自由成长

  “艾轩告诉何多苓说有一个很好的台湾商家想要买他的画。”林明哲就到成都找何多苓,“那时候周春芽刚回国,我先认识何多苓,因为我很欣赏何多苓的绘画风格,台湾油画我看得太多,创作主题和形式语言都显得过于单调,我欣赏真正表现中国内涵的油画。何多苓当时手头也没什么画,说只有这一张画,问我要不要,就是那张《蓝鸟》。”而这张《蓝鸟》因为在角落放太久了,整个都是灰尘,后来脱落得非常厉害。等到十五年后,林明哲跟何多苓说,这张画脱落得非常厉害,想请他再修补一下。半年后林明哲去跟他拿回这张《蓝鸟》。“他一生中唯一重新再画的一张画就是《蓝鸟》。”

图片 5

展出作品涉及油画及版画系列。作为当代著名的抒情现实主义油画画家,“伤痕美术”代表人物,何多苓老师在本次艺术展上不仅展出了多幅版画作品,同时也带来了其近年创作且备受赞誉的油画作品《杂花写生》系列。《杂花写生》系列油画技法造型精准而全面,把西方的写实主义绘画传统多层面的画法和中国传统印象派写意绘画的精髓融会贯通,同时继承了中西方古典美,探究出符合东方文化精神内涵的绘画艺术和语言形式。与此同时,包括郝明明、李志君、石高青、石连业、吴江涛、曾朴、张靖等多位师从何多苓的年轻艺术家,也在本次艺术展上展出了他们近期创作的优秀艺术作品,也得到了众多观展嘉宾的关注。

  从教十年的何多苓会定期举办师生联展,这既是对学生的一种提携,另一方面也因为他把与青年人一起办展览视为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在他看来,在绘画中老师与学生体现着也共同完成着对传统的继承和发扬,观众能够通过展览看到几代人在绘画技法和观念上的共同点与差别。本次展览“手感与句法”中,鲁明军选择了何千里、余佳、曾朴、郑越四位学生与何多苓共同参展,作为何多苓教学研究计划的第一部分。何多苓认为这四个青年画家都具有注重用笔与笔触在画面上的体现的特征。并且,他们的创作都汲取了何多苓绘画的要素,尤其是郑越和余佳的作品深受何多苓风格的影响。

  林明哲后来跟何多苓保持了长达十余年的长期合作。何多苓后来去到美国发展,又回到成都,屡次陷入窘境、急需用钱,都是林明哲帮他解决,何多苓也会陆续寄画给林明哲。“他离开美国之前,寄给我那幅《偷走的孩子》,画他离家在美国的心境,画中女孩拿着一个苹果,坐在大马路上,后面有一个风筝,无所依靠。他那张画寄给我,我就知道他一定是要回来中国大陆。”

大恩不言谢!何叔节日快乐,弟子继续努力!

此次展览也是续东京《花见》展览后,何多苓再次带领众学生作品集体展现。长年间,对于这群年轻的艺术家,自己的弟子除了在艺术创作上对他们进行指导,也有不少事业上的提携。弟子们给他以“何叔”的称谓已经消解了师生间的等级感,一起游玩,一起探讨艺术已成为他们间的常事……为了让观者能更加深入的了解这些师生间的故事,在展览开展前,99艺术网对何多苓以及他的女弟子,此次参展艺术家郝明明做了以下简单访谈:

  但是如同植物的“根茎”,绘画也会不断地更新,每个青年艺术家都拥有无限生长的自由。何多苓评价自己是个比较革新的艺术教育者,他不会将自己的方法强加给学生去限制他们的绘画方向,而是希望每个人都能够发挥个人的长项,“最好发挥自己独有的东西,扬长避短”。所以他的大部分学生都有属于自己的关注点与兴趣点,在实验的过程中寻找自己的道路。

  到四川美院后,林明哲见到艺术家艰苦的生活和创作条件,令他触动很大,“我去看庞茂琨,他当时还是研究生,生活条件非常艰苦,和几个同学住在临街用铁皮盖搭的一个活动房,他的床铺跟隔壁的床铺是用一个窗帘隔起来的,画室也是非常小,作画的画布也很差,包括罗中立用的也是很薄的画布,而且大画都是用两张小的画布拼起来的。”

曾朴2015年9月9日

图片 6何多苓及学生,青年艺术家郝明明接受采访

  艺术是否可教?

  林明哲几乎买断了1980年代四川美院所有艺术家的作品,既包括罗中立、何多苓、张晓刚、程丛林、叶永青、周春芽等川美77级、78级中坚力量的作品,也有他们的老师辈杜泳樵、王大同、王龙生的画作。

(以下为何多苓学生记忆中与何多苓相关的点点滴滴。 排位按照名字拼音顺序)

99:第一次见到郝明明的画作时是怎样的感觉?

  对既是一位确立了特定风格的艺术家也是艺术教育工作者的何多苓提出“艺术是否可教”这样的问题再合适不过,显然他对此也有着独到的思考。“某种程度上是可以教的,但同时也取决于个人的素质与悟性。假如把‘教’理解成为言传身教或者讲课,它所起到的实际作用仍然是外在的。主要还是看学生自己对于是否有兴趣,对艺术本身是否有深入的理解,是否想把艺术作为终身职业。”何多苓举例说看画册、看展览、与同行交流等都是向老师学习以外的信息获取途径,都可以对年轻艺术家的创作起到良性的作用和推动。

  事实证明,林明哲眼光独到,这批川美收藏,价格上涨了百倍不止

何千里

何:03年的某一天,在朋友的介绍下我第一次见到了明明和她的画,当时就觉得她是一个很有才气的学生,尤其是在色彩方面很有自己的味道。随后她去了日本深造学习,渐渐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方法。即使现在看来,明明的风格也和大多艺术家不同;对于大多数四川艺术家来说其艺术创作还是有很多的共同之处,但明明却从题材到技法用自己的身份进入了绘画,形成了一个艺术家应有的特色。

  何多苓非常强调学生的“悟性”、“天赋”。虽然在艺术创作中天赋与技术不能截然分开,但是天赋还是最为重要的,“首先有天赋,然后努力,这二者才能让你掌握一个很专业的技术。”人生可以宽厚,艺术绝对势利。

师从时间:2OO5年 (现为青年艺术家)

99:当时为什么着迷于何老师?

  何多苓告诉我们,在学生最初的就学阶段其实就可以看出他们的天赋来。“有些学生一看就知道天生是个画画的人,因为他在形体、色彩等方面的感觉特别敏感,会捕捉到一些别人注意不到的独特的东西,这一点是我们从事艺术教育的人应该有的眼光。”他认为参加本次展览的曾朴就是一个天赋非常明显的学生,“曾朴有一种天生的色彩能力,就是面对一个客观对象知道如何转换成画面的色彩,这一点不是人人都具有的也不是人人都能习得的。他有这个天赋,一目了然。”

图片 7

郝:才开始学油画时自己的方向感还不是很明确,但一次接触何老师的画后突然觉得何老师画中的感觉以及色彩和正好是当时我所想表现内心世界,一种开悟之感油然而生,此后在何老师的教导下渐渐体会和掌握了对色彩的运用,自己的作品也渐渐成熟了起来,如果没有何老师自己也不知道会走多少的弯路。

  在参加十月末成都举办的“马一平艺术教育50年师生同仁作品展”时,何多苓称马一平老师是一个天生的教育家,当我们问及他对自己的艺术教育工作如何评价时,何多苓谦逊地说自己与马一平老师差远了。他的重心还是在创作上面,创作也能够给他带来更大的成就感。“教育于我是一种责任,希望我这个前辈能够起到一个推动的作用。”

从2005年考上何老师的研究生至今已经十年了,和老师之间的每一个故事都历历在目。从最初的敬畏仰望到熟悉亲近,我认识了一个更有血有肉的艺术大家。老师的艺术成就世人有目共睹,而更让我感动和感恩的却是他对学生和年轻艺术家的提携帮助。就拿我来说,当年何老师在新蓝顶的工作室刚投入使用,我送了一张画给他作为乔迁贺礼,挂在他的画室显眼处。过了不久的一天,何老师跟我说:“昨天有个藏家,很喜欢你那张画,我帮你卖了吧?”当时我还只是零星的卖过一些画,根本不能算职业画家。我对何老师说:“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卖了不好吧?”老师却说:“卖了你再送我一张不就行了,先把钱挣了才对。”后来老师帮我估了一个在当时看来优厚的价格,卖掉了那张作品;对当时的我,不但是生活上的补贴,也是极大的鼓励。而直至今日,我和众多学弟学妹们在艺术道路上,都时时能享受到作为何多苓的学生的那种荣光和惠泽,衷心祝老师健康快乐,事事顺意。

99:你怎么看待郝明明留学回来后的画作?

何千里 2015年8月21

何:现在的明明已经拥有了一套自己的绘画语言,作品也完全成熟了起来。日本留学的经历,让她的绘画更多从色彩的构成上以抽象的去表现自己的内心世界,与我们现在国内大多数学院学生以造型表现内心有很大的不同,这一特点已经成为她最大的优势。

郝明明

99:留学期间,何老师的教学和你在日本所接受的教学有何异同?

师从时间:2OO3年夏天(现为青年艺术家)

郝:虽然日本艺术更多的偏向抽象状态,但在教学上其实和何老师所指导我的一样,尤其在色彩的运用上根本所相通的。而在教学实践中,何老师和日本的教授的方式也不谋而合,以发散思维为主去启发学生对于艺术的感悟,寻找学生自己的内心世界;更特别的是何老师不会为学生亲手改画的习惯,对于日本教授更是常见,几年留学中未曾见到一位老师在学生的画作中进行改动,好像一切都是注定的缘分。

图片 8

99:对郝明明在以后的道路上有何期望?

我应该是何多苓老师的第一个女弟子。2OO3年夏天,母亲的朋友李珊阿姨见我作画努力,还说我的画还有点“意思”……,李珊阿姨联系了她的川美同班同学何多苓老师。目的在让我“感受大师是怎么画画滴。”

何:明明是第一个入驻蓝顶的青年艺术家,直到现在她每天仍然在画画。明明现在只需要在这一基础上坚持下去,就一定会有所成就。因为她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绘画语言,题材,观念和作品等,剩下的只需坚持。这条路虽不易走,但坚持,坚持……

那一天终于到来,我和母亲与李阿姨来到何老师在玉林小区二楼的画室……在那里我从何老师画中感受到诗一般朦胧的色彩,那些细腻灵动美感的笔触浸润到我对绘画的渴望,又不知道该怎么走下去的迷茫心里!当我仔细看了何老师的调色板,还有幸看了何老师作画的过程……我心中豁然开朗:细腻的画面,诗一般的色彩,就是我心中渴望的绘画感觉和状态。

郝:一路走来也蛮不容易的,但在过程中何老师给了我很大的鼓舞,一直谨记着何老师的一句话“只要坚持,就会有所进步”。

我是幸运的。何老师认真看过我带去的画作后,轻轻地对我说:“今后可以将画好的画作拿来我看看。”……我当时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从那天之后,我就成为了何多苓先生的一名学生。

有了名师的指点,我更加努力作画。当我画了一批画作后,就与何老师电话联系。何老师那么忙,每一次约好的时间,何老师都没有一次延误。每一次都十分耐心解答我的提问,善导指出我画作中的不足和有意思的部分。让我及时知不足,进步更快。

我留学日本回国休假,探亲时,在成都时间有限,只要联系到何老师,何老师都会尽力调整时间,让我拿着在日本留学的画作放大照片去请教他。

本文由澳门皇家赌场发布于艺术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何多苓也会陆续寄画给林明哲,在绘画中老师与

关键词: 澳门皇家赌场